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量超2008年 外资逆势增持中国债券

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量超2008年 外资逆势增持中国债券-京九铁路灵异事件
编辑:世界地震                  2020年04月07日 23:12:36

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量超2008年 外资逆势增持中国债券

记者注意到,由于外债兑付压力巨大且本国经济萎缩与大宗商品出口骤降(导致外汇收入下滑),目前墨西哥与南非的国家信用评级已被下调,导致他们偿付外债成本进一步上升,整个外债兑付风险随之加剧。

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量超2008年 外资逆势增持中国债券

MSCI数据显示,在扣除中国股市与人民币汇率后,一季度新兴市场股票指数大跌约31%,较欧美股市平均21%跌幅更高。过去三个月,巴西、南非、俄罗斯与墨西哥货币兑美元汇率跌幅均超过20%。

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以往每次金融危机爆发伊始,从新兴市场流出的资金都没有超过250亿美元。但这次疫情爆发以来,投资者持有的逾925亿美元资金已从新兴市场流出。若疫情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资本流出新兴市场的规模还将快速增加。

4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Kristalina Georgieva称,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约900亿美元已流出新兴市场,远远高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资本外流量。

摩根大通分析师Nora Szentivanyi发布最新报告指出,如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应以宽松的条件,加大对濒危成员国的美元信贷供应。其中包括首次需要IMF援助的南非,以及正在寻求外债重组以避免违约风波的厄瓜多尔与赞比亚等新兴市场国家。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坦言,尽管3月中旬美元荒爆发期间,部分海外资本不得不抛售部分人民币资产筹集美元头寸“救急”,但他们主要抛售A股头寸。相比而言,利差优势与汇率稳定反而令他们逆势超配人民币债券。如今随着美元荒状况好转,3月下旬以来这些海外资本开始回补A股头寸同时,又择机增加人民币政策类金融债与国债头寸以锁定相对稳定的无风险利差收益。

“目前,新兴市场国家之所以遭遇前所未有的资本流出压力,一方面是全球经济停摆导致其外贸收入大幅缩水,另一方面是金融机构担心这些国家资本流动性可能遭遇突然枯竭。” 对冲基金PGIM策略分析师Nathan Sheets向记者分析说。

“若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仍执意通过大幅跟随降息与默许货币大幅贬值提振经济表现,那么寻求IMF美元头寸救助的国家还会持续增加。”他指出。目前,如何让降息与默许汇率下跌措施既能起到刺激经济作用,又不会危及本国宏观经济与外汇储备稳定,正成为很多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官员相当棘手的政策挑战。

新兴市场资本持续流出尽管疫情爆发以来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量达到900亿美元,但这个数字仍会持续走高。

中国何以独善其身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新兴市场国家普遍遭遇资金流出潮,中国似乎独善其身。

这背后,是近期中国与其他国家货币政策出现分化,令人民币资产更具汇率稳定与利差收益增强等优势。具体而言,与3月众多国家央行跟随美联储大幅降息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中国央行没有调降基准利率,令人民币债券的利差优势得到持续扩大。数据显示,截至4月7日20时,中美利差(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达到约177个基点,较年初增加约50个基点。

3月全球金融市场惊现美元荒,令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压力骤然升级。

国际金融协会经济学家Jonathan Fortun表示,相比过往的全球金融危机,此次疫情扩散引发的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速度更快更猛。究其原因,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停摆,对新兴市场经济衰退压力似乎更大——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停摆导致需求大幅下滑,正令新兴市场商品出口,供应链运转,大宗商品价格下滑构成巨大冲击,其结果是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股市汇率跌幅不亚于西方发达国家。

“考虑到股市资金进出相对频繁,我们更愿将海外资本增持人民币债券规模,作为全球资本对人民币债券青睐度增减的重要参考指标。”Nathan Sheets向记者坦言。

4月7日,央行发布最新数据显示,中国3月末外汇储备报3.0606万亿美元,较年初下降473亿美元,降幅为1.5%。

在Jonathan Fortun看来,这也是此次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形势如此严峻的主要原因之一。一直以来,新兴市场都被欧美资本视为获取高收益的主要来源,如今疫情扩散导致新兴市场投资收益骤降,但风险居高不下,欧美资本能做的,只有大举撤离避险。

记者多方了解到,此次外汇储备之所以较年初下滑1.5%,主要是受到近期美元走强、非美货币大跌、全球金融市场资产估值剧烈波动所导致的估值变化影响,目前中国外汇供求关系依然平稳,未见资本大举流出迹象。比如3月A股净流出的北向资金尽管达到678.7亿元,但今年一季度海外资本净加仓的人民币债券达到808.44亿元,足以抵御3月A股资金流出压力。

“因此我们必须重点关注这些国家,特别是其中最薄弱的国家。”她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中国似乎独善其身。

此外,在美元荒冲击下,3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仅仅小幅下跌1.5%,远远低于巴西、俄罗斯、墨西哥等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汇率动辄逾20%的跌幅,令人民币资产的汇率风险骤降。

据Choice数据统计显示,尽管3月份A股市场北向资金净流出678.7亿元,创下自2014年沪港通开通以来单月净流出之最,但在3月份环比净增持62.17亿元人民币债券后,海外资本一季度累计加仓人民币债券808.44亿元,有效对冲了3月A股资本流出压力。

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估算,若疫情在二季度仍得不到控制,新兴市场资本流出规模将很快突破2000亿美元。究其原因,新兴市场国家对外债的依赖度不亚于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前,随着它们跟随美联储大幅降息导致利差优势骤然缩水,加之汇率大跌导致资产估值下跌,势必引发更剧烈的资本外流压力,导致这些国家可能缺乏足够外汇储备应对巨额外债本息兑付。

记者注意到,尽管IMF准备动用1万亿美元贷款能力帮助成员国应对疫情冲击,但它未必能有效抵御新兴市场正遭遇的日益严峻的资本流出压力。

越南乳瓜|越战女兵|历史故事|西晋第一个皇帝|诸葛亮之墓|越战女兵|乾隆皇帝的儿子|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